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书法报·书法之旅欧洲行(一)】书法报·书法之旅欧洲行掠影 ■李金豹

书法报·书法之旅
欧洲行掠影
■李金豹
  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备,由书法报社主办的书法报·书法之旅欧洲行,于7月28日启程。当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家团员陆续汇集武昌翠柳街1号,与《书法报》多年来结下的读者、作者、编者之谊,在这一刻迸发出温暖光华。书法报社社长、总编辑舟恒划为出行的全体团员饯行,以尽东道之谊。团员赵社英、李国光、周德聪、蔡显良、朱圭铭等开心之际,表达了对这次出行的美好憧憬。《书法报》执行主编毛羽作为此次代表团团长,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此次活动,让中国古老的墨香连接起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平台。
  经过1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当地时间早上6:30(与欧洲有6个小时时差),书法报·书法之旅欧洲行到达第一站意大利首都罗马。罗马作为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令大多数第一次踏上欧洲土地的团员非常震撼,遍地的历史遗迹、建筑、雕塑,目不暇接,壮观无比。第一天经过共和国广场,经过总统府,经过古罗马的废墟,都令人兴奋。见到了以前只在书本上见过的方尖碑,参观了建于1800余年前的万神殿,神奇而庄严,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的灵柩就安置于此。下午在梵蒂冈博物馆里,众多雕塑与画作中,米开朗基罗花费5年多时间画的《创世纪》尤令人难忘。第二天参观的罗马国立现代美术馆是一家主要收藏现代派以来的美术作品的博物馆。与古典美术比较起来,这里的藏品独具特点。大量在现代美术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大师的原作,就那么安静地挂在墙上,突然离你这么近。塞尚、高更、梵高、克里米特、莫迪尼亚尼、蒙德里安、杜尚……不胜枚举,对于一个热爱艺术的人来说,这种幸福的感觉不太真实。离开罗马前,我们还专门去了享有世界八大名胜之一美誉的古罗马角斗场,它的旁边就是纪念古罗马历代皇帝丰功伟绩的凯旋门。第一次来到罗马,你只会产生一个想法:我们像一粒沙子一样渺小。
  7月31日上午,由《书法报》与意大利斐墨当代书法学会共同举办的“中意书法交流论坛暨书法笔会”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文艺复兴名宅斯特罗齐宫的维约瑟索斯馆举行。斐墨当代书法学会主席火云(Nicola Piccioli Huoyun)先生和维约瑟索斯馆馆长满哲蒂(Manghetti)女士代表意方分别致辞。他们认为书法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一门艺术,它体现了汉民族最高雅的审美和道德观念,也最适于促进东西方文化之间的互相了解和交流鉴赏。出席活动的还有意大利斐墨书法学会艺术指导西子(Paola Billi)女士以及斐墨学会诸多会员。《书法报》执行主编毛羽在致辞中说,在意大利的两天里,粗粗亲身体验了意大利的建筑、雕塑和美术之美,惊诧于其中所蕴含的心灵的力量,中国书法也是以有旋律的线条表达心灵的艺术,从这个角度来说,中西方艺术是相通的,希望通过彼此的交流来促进中西方文化的理解。随后,中国书协书法教育委员会委员、湖北省书协副主席周德聪和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蔡显良分别作“中国书法的特性”“有趣的中国文化符号:书法”的专题演讲。最后进行的书法笔会将活动推向了高潮。两国艺术家在这一刻心心相印,没有距离,书法又一次展现了它神奇的魅力。
  紧张的旅途碰到了欧洲百年难遇的酷热,本欲逃离武汉“火炉”般的炎夏去避暑,然而在40°的高温下步行穿梭于意大利古老的街头里巷,团员们流连“西洋镜”的热情却依然不减。圣母百花大教堂、美第奇宫、乌菲兹美术馆的周围人山人海,到处可见兴致高涨的同胞面孔,当我们辗转来到闻名世界的水上之都——威尼斯,一切疲惫与困乏随风而逝,圣马可大教堂外观的华丽与繁复,叹息桥上的一声无奈,贡多拉(一种特制小游船)在水巷里悠游,威尼斯还活在莎士比亚的戏剧里、朱自清的《欧游杂记》里,此刻碧蓝的海水、碧蓝的天空正把你包围。
  离开意大利的最后一天短暂停留名城米兰,这里的足球双雄(国际米兰、Ac米兰)同城德比闻名世界,如今都已被中国富豪买下。而经500年修建规模位居世界第二的米兰大教堂,是世界上最大的哥特式建筑,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继续乘车前往瑞士琉森,湖光山色,绿草如茵,安静祥和,风景如画,我们登上了阿尔卑斯山铁力士山峰,尽管白雪已不再皑皑,我们乘坐观景列车游览因特拉肯小镇,岸边的闲人在大自然里安静地想着心事。我们来到了瑞士名表劳力士的总部,国人的购买力你可以尽情想象。
  法兰西就在不远处,路易十四、拿破仑、巴黎公社、巴尔扎克、雨果、萨特、戴高乐、马赛曲、葡萄酒……塞纳河流经的巴黎,这是一个我们眼中曾经的资本主义的典型符号,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巴黎已不像从前那样遥远和神秘。地面上贝聿铭设计的小金字塔坐落在卢浮宫前,蓝天下像钻石一般切割着八月的阳光。据说这里聚集了全世界最顶尖和最多的小偷,我们望洋兴叹不敢擅自前往,拍完合影便由导游带领我们从地下五层开始逐级参观世界文化瑰宝,维纳斯、胜利女神、蒙娜丽莎被称为卢浮宫三宝,例行介绍完毕后给大家30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哪里都是人挤人,全世界艺术爱好者的热情大部分都集中在这里,可以理解。欣赏西方油画原作需要必备的西方美术史基础和一定的文化背景,否则只会也只能成为你照相的背景墙。提香、波提切利、鲁本斯、戈雅、伦勃朗……我想起了德拉克罗瓦那幅著名的《自由之神引导人民》,它曾经点燃过多少青年的热情,一路寻找来到它的面前,居然面前有一条长凳,我在这里静静地观看思考了2分钟。
  凡尔赛宫里里外外对奢华与极致的追求,注定了要将皇帝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人们生来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早已成为世界潮流被人民接受。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巴黎圣母院、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道,随处可见的世界各地游客,遍布街道两旁的咖啡店。在巴黎的天空下,在发生过无数故事的塞纳河边,在我们入住的偏僻酒店外不时见到的三三两两行为危险的黑人小伙,慵懒、浪漫、躲避、喧嚣、批判、存在、多元在这里混合成了一道奇幻的组合。在全世界著名的老佛爷百货中心,在数不清的奢侈品店前,我这次不再对国人的购买欲望与购买实力感到惊奇,因为连大部分售货员都已被安排为华人。学者梁漱溟生前曾问过“这个世界会好吗”?我不知道。拍照与购物是旅行的一部分,但当它衍变成旅行的主题与狂欢时,我们对外部的观看恰恰变成了观看者的风景!
  回国之前的头一天,我们来到了邻近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的小镇威斯巴登,这里别墅成群、古树参天,静谧、干净、清爽。欧洲的日落很晚,已近晚上八点,却亮如白昼。由于晚餐自理,团员们便自由组合结伴而出,距酒店步行15分钟就是小镇中心,可出行不到5分钟就遇到了环岛路段,歧路三条,如何前进?沿着中间的一条小路我们蹒跚而行,正在大家犹豫不决、向德国友人问路沟通不畅时,却巧遇一位牵着两条小狗的中年女性华侨,为我们指点迷津后,她礼节性地询问我们来自祖国何地,一开口居然是武汉同乡,他乡遇故知的欣喜立刻浮现在她那略显寂寞与久疏问候的脸庞上。她告诉我们自己十年前投资移民来到德国,两条小狗也是从国内带过来的,已很久没回过国了。刚到本地时,一个中国同胞都没有,可如今这个小镇上居然已有近200位武汉人。穿过公园和一个教堂,她把我们带到一片草地与喷泉边,指着不远处的建筑物告诉我们目的地已到,挥手作别时还不忘提醒我们前面有上好的温泉和赌场,只不过不要沉迷赌博。
  穿过马路,除了餐厅和咖啡馆,大部分商店都已关门,这个小镇很富有,街上保时捷、奔驰、宝马汽车比比皆是,与在意大利、法国,或高速上、城市里人们普遍驾驶的两厢或微型汽车大为不同。鼻子和耳朵总是能比眼睛更准确搜寻到胃的需求,沿着一条小巷深入,首先听到的是街头艺人的音乐表演,接着映入眼帘的是鳞次栉比的小酒店,数不清的老外正在露天餐桌上享受着美好时光,啤酒、牛排、披萨的浓郁香味就像注入我们身体的鸡血,徐志摩的诗歌《翡冷翠的一夜》是对爱情痛苦的倾述,今晚“威斯巴登的一夜”将是我们对友谊愉快的升华。
  记得在卢浮宫里洗手间旁有中文指示,在很多地方都有外国人友好地用中文“你好”与我们打招呼。发源于希腊文明的古老欧洲大地,与我们的文化有着极大的差异,欧洲的文化也是错综复杂。意大利人只说意大利语,法国人只说法语,德国人只说德语,通用语言——英语反而在这几个国家不太实用,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自信与自尊,理解、包容与相互尊重是我们沟通的桥梁。虽说在生活便利方面,西方与我们不可同日而语,在对待生命与生活意义的追寻上也与我们有很大不同,但西方人的普遍礼貌与文明程度,都值得我们学习。交流是为了取长补短,百余年前魏源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当然源于国力衰弱之际,奋发图强、民族振兴、前赴后继、可歌可泣,中国早已不是那头唤不醒的睡狮。今日中国之和平崛起已为世界所瞩目,21世纪将是和谐的世界,不会一家独大而是多元共存,我们的文化与价值观要被其他国家和民族所接受并认同喜爱,还将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书法作为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典型符号,吸引外国艺术家也不会是一蹴而就那么简单。当我看到地道的意大利人火云先生书写的地道的条幅“翡冷翠”(佛罗伦萨的民国时期译音)时,我想他一定迷恋与沉醉于汉字的意象美、音律美。西子女士一边书写横幅“清泉石上流”,一边呼叫着,舞蹈着身姿,她在一千多年前诗人王摩诘营造的朴素淡雅意境里,也一定感受到那来自同样古老的东方神韵之美。当我们坐在塞纳河边游轮上吃着中餐时,抬头可见埃菲尔铁塔兀然独立于阳光之下,心里是有着感动与自豪的。意义的追寻不正在于斯吗?

本专题摄影:毛羽、江红、李金豹、王幻、张小燕、谭国泽、邹家喜、覃修毅
微商城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