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梁铁牛:秋语集

秋语集
梁铁牛
序: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明智的年代,也是一个愚昧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纪元,也是一个怀疑的纪元;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也是一个黑暗的季节;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也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也都将直下地狱。——摘自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一立秋已半月有余,暑气依然未尽,坐在哪里似乎都需要有空调开着,才感觉会舒服些。窗外,鸣奏了一个夏天的知了,还在那片茂密的杨树林里无力地嘶鸣。从花盆里飞起的蚂蚱,看起来依然身着鲜绿的外衣,一束水洒过去,却明显看到它们的余威不再。预感到蚂蚱们的使命已快结束,它们很快将会告别这个季节和世界。其实,提到知了和蚂虾,也源于这些东西烧炸起来会很好吃的缘由,很多年前的秋天,就曾经在故乡那一畦畦的黄豆秧地头,不知多少次地品尝过烧豆荚和秋蚂蚱的清香。知了的幼虫叫”爬叉”,是具有高蛋白营养的东西。刚刚过去的整个夏夜,我都亲眼目睹并加入过逮知了的”大军队伍”,那种阵仗,声势浩大,不过收获亦颇多。整个夏天,和着疫情过后无聊至极的上半年时光,因为有了这些吃烧烤、逮知了、烧蚂蚱的野趣,凭添出许多的生活情趣,缓解了工作中不少的堵心和郁闷。单从能够解闷说起,该给知了和蚂蚱记一功。二这些年其实去过不少的寺庙、道观焚香,但并不代表我就皈依了佛道或咋的。我仍然只是个行走于红尘中愚笨的俗人,自由自在。对待自然万物,持守着”信而不迷”的大道,释然而笃定——只为寻求一种简静的心境。寺庙与道观,也只是红尘中圈起来的小院,有些个穿着打扮不同的俗人,在里面持念地吃斋念经,打发着岁月与光阴罢了。究竟因果,空与不空,轮回与否?一概未知。我与一个寺院师父相交多年,他特别推荐他的俗家弟子们多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地藏王菩萨有二十八种大愿,均符合当下有一定信仰者尝试,精修证悟,意图在俗世中智慧做事,明了做人,财富自由,谋求一生顺遂。中国有太多的信仰,祂们都有自己尊崇的世界主,但对于俗人来说,其实都是虚拟的。近日和师父品茶期间,聊到当下的世局。欧美国家疫情仍处于暴涨期,令人忧虑。而中国却一枝独秀,宛若定海神针,力鼎乾坤。面对疫情肆虐,欧美国家”不仁慈、不人道”的乱相,愈发衬托出中国的治局。回看刚刚走过的昨天,中国拯救了民族命运,力挽狂澜,堪称可歌可泣;而今坚守初衷,砥砺前行,终必屹立东方,引领世界,未来可期。师父的肺腑之言,决非溢美虚语。它已凝练了佛教的最高宗义,并与这个世界的真相吻合。三从事玉石收藏已经多年,深谙玉石乃自然界极有灵性的石头,亦是大地的舍利子,具足神秘能量。但第一次听说到,玉舍门口的盆栽黄荆,竟然也满身舍利,而我却一无所知,甚为惊诧。三年前从云露山移植回来的黄荆盆栽,早已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会玩盆景艺术的程相师傅却说,”盆景重在修剪和压枝,否则没有欣赏价值”。于是,剪去丛生的枝干,压低突兀的旁节,打底,去嫩芽,保留沧桑感的主枝,使其顶部的枝叶,呈球冠状的姿态。在程师傅修剪枝干的过程中,我发觉那棵移栽已经三年多的黄荆,树干里面全是空的,而且到处都是乱爬的树蚁,简直多如牛毛。”程师傅,是不是这棵黄荆树已经坏芯了?”我着急地问起,”不,这反而是好事。如果没有蚂蚁群的活动和侵蚀,树干就不会有千疮百洞的凹凸感,若没有这种假山石般感觉的盆景,就没有价值。””蚂蚁群的侵蚀活动,正是盆景黄荆塑型最好的提现,成就了木中舍利呀。”程师傅一语道破天机。程师傅的一席话,如醒醐灌顶,让我在养栽盆景的过程中,大获裨益。之后,每次浇花经过这盆修剪过的黄荆时,我总会停下来仔细观察,并及时剔除那些丛生的乱芽,努力保留着这个盆栽团花似锦的造型。而旁边的几盆嫁接月季、水杨梅和金银花的树桩,也都进行过不同程度的修剪与改造。精心地修剪,使得这些老桩发新芽、开新花,充满了上扬和蓬勃的朝气。虽秋意渐生。而水杨梅的果状花瓣,仍吐着浓香。铜钱草与荷叶,正失去旺盛的锐长势头,看起来有些颓废的样子。世间万物,都有其独特的风景与私语。当你用心对待,并读懂其中的奥妙时,你才会由衷地感慨造物之神奇。探知学问,萃取生活之道,何其有趣。四这是一个疯狂至上、讯息缤纷且步履凌乱的时代。外面下着雨,大雨,三天两头的下,没有来由。南方的雨,更大更猛。新闻上说,四川、安徽、甘肃等省局部的暴雨,早已成灾,一座座城市都变成了水城。民生之难,已无以承受其重。人手一部的手机上,全民都在没完没了的翻看着、嗨聊着,那些”不疯不成魔、不狂不成器、不嗲不为王”的各种直播,正扭转乾坤,改变着世界人对一个新名词”网红”的重新认知——吃香的喝辣的,啊哈,原来这个时代适合造就这种窜福的人啊?一时无语凝噎,竟不知未来路在何方。世界之大,好在各有活法。那些唱歌跳舞极有天赋的人,不论岁数大小、性别和美丑,会在隔屏的某一个空间里,妖娆的燃烧自己,吸引粉丝,紧抓”流量为王”的窗口,霍霍挣钱。最可怜的是,那些不会鼓捣手机直播的泱泱人群,干瞪眼看着别人挣钱,哈喇子漫流到屏幕的四角,润碎了手机的”芯”,以至于模糊了像素和视线……到最后,只剩下一声蹉叹。有一句老话说得好,”百无一用是书生”。如今的作家们,比较清高,他们看不惯快节奏的城市步履,总以”慢三”的舞姿面对世界,以至于总会陷入”灵魂孤独”的境地。好在如今有海量的自媒体平台,足以支撑他们的梦想得以演绎。且看吧,纷纷扰扰的文字每天涌现在你面前,目不暇接,令人眼花缭乱,以至于怀疑世界,是否到处都有作家,正在泛滥成灾。许多文人所展示出来的荣耀,实际上就是个人秀。格局有待于提高。尊重文字,笑看演绎,就此罢了。我就一乡野村夫,偶尔码字,只为抒怀纪事。至于别人看好的纸媒和不夹眼角的微刊平台之别,姑且让他们自嗨去吧。咱是俗人,总觉得那些一定要奔着纸媒去的人,未免有些虚伪或作秀的份儿,文字还是那样的文字,人还是那样的人,如果不是冲着要当职业作家,或能赚钱养家的目标去的,那就省省劲儿吧。据说很多纸媒发文,也卡人情,需说好听话或能代办些事,才用你文。更别提还有那些长期霸着版面,用于关系交换的纸媒或版主。林林总总,说着就累。本来就累,何必还要添堵呢。五我开始尝试与没有温度和深度的文章保持距离。自己也尽可能保持静默状态。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尽量只去做个看客。事实上,你完全可以把翻阅无效文章的时间,用于运动、喝茶、听音乐或阅读名著,后者显然会使你更具收获感和愉悦感。我是不是有些顿悟了点。秋天原本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虽值浅秋,却可以透过水果店的玻璃橱窗或飘香的门扉,检阅并随时品尝到,这个世间所有的五味瓜果。世界那么大,苦乐容得下。悠着点儿,已褪去浮华的秋,会让你的风骨愈加丰满而有神韵。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反而愈浓烈。人生亦如此,经事愈多,明白事理愈多,包纳心就愈强,诸事反而看淡放下。我会常爬混圆并不高耸的独山,也会常临瘦水细沙的白河。在它们构图的疆域里,我愿意是一只飞鸟,抛却尘世间一切的烦恼,随意飞翔。如果真的有天堂。愿我们的来世,都在那里安好。这是秋天的丝语,带着晨露和羽毛。
( 注: 图片来自网络 )
作者简介
梁铁牛,河南镇平作家协会会员,镇平宝玉石协会独山玉分会发起人,南阳市收藏协会石雕艺术品鉴赏委员会主任,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在微刊平台,散见多篇诗歌散文及新闻报道。曾谋职教师、记者、总经理等职。现从事珠宝玉石收藏工作。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往期文章
梁铁牛:寺庙内外的烟火人间—世界读书日散记
梁铁牛:走进原野(组诗)
梁铁牛:除了自由 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梁铁牛:口是一道法门(随感)
梁铁牛:坐在通往2020年的列车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