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女大学生被性侵坠亡又遭碾压尸体,嫌犯当庭道歉赔偿,家属望判死刑

案情疑难、复杂、重大
“把一个19岁女孩子骗到他家里去强奸。”
被搭讪、性侵后坠楼,尸体被嫌犯驾车碾压以伪造车祸,河南大一女生小贝的生命遗憾凋谢。
案发后,两名嫌疑人被刑拘。8月23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郸城县人民法院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公诉方认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且主观恶性极深、动机卑劣,建议从重从严判处。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建议量刑3年半。两名嫌犯当庭道歉并提出愿意赔偿70万,遭到受害者家属拒绝。
“最大的诉求,就是判处嫌犯死刑。”小贝的父亲罗志杰说。
小贝 图/“我们”视频截图
车祸
2018年7月17日清晨,河南省郸城县城北的郸淮路上,聚集了一批围观群众。这里发生了一场车祸,死者是一名年轻女孩。
听到“有车压死人”的消息,罗志杰脑袋“嗡”的一声。前一天,他19岁的女儿小贝离家彻夜未归。
“听说有女孩出车祸了,我就感觉不好。”一家人匆忙赶往现场,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罗志杰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女儿。罗志杰的父亲用衣服盖住了小贝的脸,跟他说,人不行了。衣服下面,他的宝贝女儿已面目全非。
小贝是信阳师范学院英语专业的大一学生,车祸前一天刚刚放暑假回家,去医院看望了罹患癌症的奶奶。
“爸,你在那边怎么样?……注意身体,别太累。”2017年冬,小贝曾给父亲写过一封信。在罗志杰眼里,小贝懂事、会照顾人,生活费会偷偷攒下来,学习也一直很努力,“是我的天使”。
而如今,却是阴阳两隔。罗志杰不相信女儿是因车祸死亡,“车祸会有很多血迹,她周围的血迹并不多。”
他要求法医做尸检,结果显示:“死者系符合高坠致严重的颅脑损伤而死亡。”
平日乖巧的女儿怎会无故高空坠亡?警方锁定了两名嫌疑人——王某文和王某。王某文是郸城一家二手车行的老板,王某则是县运管局的公职人员,二人是亲兄弟。
“一开始警方说是强奸致人死亡,毁尸灭迹,(让我)到检察院去起诉。后来说是涉嫌强奸,毁灭证据。”罗志杰在接受《黑龙江广播电视报》采访时表示。
在遭碾压前,女儿小贝究竟经历了什么?“很少出门”的她为何在事发前夜独自离家?如何被心怀不轨的嫌疑人盯上?又为何会从高处坠亡?罗志杰苦苦寻找真相。
第一现场
这一切源于“车祸”前一晚的一场偶遇。
2018年7月16日晚11点,王某文与朋友喝完酒,独自驾车回家。在金丹大道上,他遇到了素未谋面的小贝。
城市改造变化大,小贝一时找不到回家的路。而因为一直照顾她的奶奶罹患癌症,小贝当天在医院抱着奶奶哭了很长时间。“晕车(当天中午她才从学校回到家)、见到奶奶后的伤心,她状况很不好。”罗志杰事后回忆。
面对孤身一人的年轻女孩,王某文在酒精的催化下萌生淫念。他摇下车窗搭讪,表示愿意帮忙送她回家,见她没有理会,他掉转车头,打开车门再次“好意”相劝。
这一次,小贝没有拒绝,她告诉王某文,把自己送到大润发超市(离家步行还需10多分钟)即可。但车停在了一处夜市摊门口,王某文给小贝点了一盘菜和一碗面,但她没吃。离开夜摊后,两人再次上车,小贝在大润发超市附近下了车,向家里走去。王某文尾随其后,再次说服小贝上了车。
“爸爸,现在哪还有坏人!”对于为何女儿三次乘坐陌生人的车,罗志杰后来追忆,女儿跟社会接触很少,天真、听话,还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但这一次,她真的遇到了坏人。王某文将小贝直接带到了自己在阳城福地小区16楼的家中。
凌晨2点,王某文在家中的沙发上摸了小贝的隐私部位,小贝哭着反抗。“她提出要去卫生间,我指了指卫生间,她就进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王某文供述。
王某文醒来时,已是凌晨4点,他环顾四周未发现小贝,便强行打开了反锁的卫生间门。里面空无一人,而窗户是打开的,王某文慌了。他匆忙下楼,在楼下的小巷里,他找到了已经断气的小贝。
案发居民楼 图/“我们”视频截图
为掩盖罪行,王某文找到弟弟王某合谋制造了一起“车祸”。7月17日清晨6时,二人驾驶借来的一辆车来到没有监控的郸淮路,由王某开车对小贝的尸体实施了碾压。
“行车记录仪记录得清清楚楚,他怎么这么傻,开车轧别人,犯罪情节也加重了,这一辈子算是毁了。”王某的妻子陈女士想不明白为何身为公务员的丈夫会当从犯。
死刑?
“用女儿的命换来的钱生活,就像喝孩子的血一样。我们不要钱,就要一个公道。”罗志杰称,王某文曾托人找他私了。
事发后,王某文以处理交通事故的理由投案。但警方看出端倪,最终分别以涉嫌强奸罪及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刑拘王某文和其弟王某。
事发一年多后,该案迎来庭审。8月23日,该案在郸城县人民法院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但未当庭宣判。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公诉方认为王某文构成强奸罪,且主观恶性极深、动机卑劣,建议从重从严判处。王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建议量刑3年半。嫌犯当庭道歉并提出愿意赔偿70万,但受害者家属予以拒绝。
目前,该案还有诸多疑点。罗志杰认为,王某文所供述的情况可能不是全部事实,“女儿已不能说话,王某文是凶手”。
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杨文战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刑事案件中嫌疑人的供述是判断事实的证据之一,但主要还是要看客观证据。“高坠可能是自行跳楼、爬窗逃脱,也可能是被人扔下楼,这个应该首先通过窗口附近现场痕迹勘察来判断。”杨文战称,这是该案的审理难点,情形不同对犯罪行为的恶性程度也有影响。
广西广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雷家茂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办案机关会综合全部案件证据进行认定,并且在法庭上需要进行举证质证后,由法院综合认定是否采信犯罪嫌疑人供述。
此外,庭审中受害者家属当庭提出增加嫌犯两项罪名:危险驾驶罪和侮辱尸体罪,公诉方称“作为案件中严重情节进行考量”。
“一个行为可能触犯多个罪名的情况,依法律规定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一个罪名处理。”杨文战表示,受害者家属追加嫌疑人罪名的请求可能不会被接受。
庭审前,罗志杰对媒体表示,希望法庭能判对方死刑。
“如果受害人确实是自行跳楼或逃脱时坠楼,判决王某文死刑还是有难度的。”杨文战称,关键还是以目前客观证据能否准确判断小贝坠楼的原因是什么。此外,王某文虽主动投案,但未如实供述,不能按自首处理。
雷家茂表示,强奸罪的最高刑罚包括判处死刑,“如果法院认定是因为王某文强奸行为致使受害人死亡的,那么其很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
对于为何案发一年多后才开庭审理,雷家茂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称,该案犯罪嫌疑人涉嫌罪名多,案情疑难、复杂、重大,证据收集困难,且罪名也在变更、增减。“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从侦查阶段到审查起诉阶段,最长可能经过近两年的期间。所以该案依然在法定的案件处理范围内。”
参考资料:
[1]《河南大一女生被搭讪遭性侵后坠楼,嫌犯喊来弟弟碾压尸体伪造车祸现场》,新京报,2019-02-17
[2]《河南大一女生遭性侵后16楼坠亡,嫌凶车碾尸体伪造交通事故》,上游新闻,2019-02-17
[3]《致命相遇,生命坠落》,成都商报,2019-02-18
[4]《河南“女大学生遭性侵坠亡案”,嫌犯妻子称对丈夫参与毁尸很不解》,新京报,2019-02-23
[5]《父亲向本报痛陈一个女大学生的离奇之死》,黑龙江广播电视报,2019-02-27
值班编辑:张茹
推荐阅读

中国结婚率创近10年来新低,“结不结婚,自己说了算”
15万包裹被销毁仅赔300元,顾客痛哭,德邦:拿清单
安徽一中学“八名考生集体放弃清华北大”,校长为他们骄傲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