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香港莎莎的黄昏

作者:电商君
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
太平山和油麻地
福田口岸过关,就是香港。落马洲坐7港元的巴士,半小时到元朗莎莎店。
去元朗的路很窄,双向两车道,路面高低起伏,中间要经过很多次90度转弯,路口的红绿灯简易得像是孩子们随意丢在地上的玩具。
但这样窄的路不是元朗特有的,整个香港,包括传统的香港市中心:中西区的中环、上环,湾仔区的湾仔、铜锣湾,九龙区的尖沙咀、旺角,都是这样。
香港没地吗?元朗、上水大片大片的空地让人看了都觉得透心凉!
所以很多内地人到香港后很难理解:这就是毛姆眼中的面纱?张爱玲笔下的倾城?余光中诗里的情人?李碧华书中的欢场?
有智识者曰:那是你没有去过太平山,没去过山上的豪宅做客!
太平山下的维港
作为香港的“风水宝地”,太平山上汇集了全香港最顶尖的豪宅,李嘉诚、李兆基、刘銮雄等富豪都曾在这里俯视天水围的日与夜、重庆森林的爱与愁。
当然还有一些香港人,过的是张子强家的生活。
当年,张子强的父亲随着 “逃港潮”到香港后,在油麻地的庙街开了一间小小的凉茶铺维持生计。
张子强一家住在油麻地的窝棚区,和他们一起住在这里的,不是穷人就是混混,张子强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很快成长为黑社会小头目。
12岁进局子,16岁坐牢,36岁抢金铺,41岁绑架李嘉诚长子,张子强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和香港较着劲。
和窝棚区形成鲜明对比的,在油麻地,最气派的建筑是油麻地警署。
一边是太平山,一边是油麻地,两种截然不种的生活方式,却是最真实的香港。
香港制造:莎莎
很多内地人到香港的首站必选莎莎。
莎莎诞生于1978年的香港,经过近20年的发展,成为亚洲地区影响力最大的化妆品零售集团之一,并于1997年在港交所上市。
很多人喜欢去莎莎,是因为那里“货正价低”。
笔者第一次到莎莎买skin food韩系护肤品时,发现莎莎的单价只有其他专卖店的五折,就问莎莎的店员:点解你卖的嘢咁便宜?人家说:在香港只有莎莎是有Skin Food官方授权的!
多年以后,我一直还记得那个莎莎店员的样子:她穿着得体的职业套装,在回答顾客的问题时一直保持着自信而礼貌的微笑,我一度以为她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
但在随后的一次闲谈中我无意中得知,原来她只有高中毕业——香港很多像她这样的店员高中都没有毕业,她跟我强调。
的确,香港虽然有港大、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知名大学,但香港的高等教育并不普及,也很少在科技方面出现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样的人才。
2015年,当地媒体报道:是年全港考生高达82000人,考获入大学最低资格的有28000人!这样一看,当年香港的大学录取率约为34%,而2015年大陆的高考录取率已超过75%。
而且,相对香港的基础教育,内地的九年义务教育在深度和完整度上全面胜出(搞不懂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内地明星和企业家从读幼儿园就把孩子送到香港!),如今很多香港年轻人对历史的不了解,世界观不开阔(一些香港青年在历史和文化知识上的贫乏已到了让人震惊的程度!),很大程度上和香港薄弱的基础教育有关。
当然,像张子强这样在油麻地的尘土里转来转去长大的人,甚至连去莎莎当店员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张子强们怎么办:抢!
李嘉诚和张子强的对话
一直到现在,在失去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后,香港的警匪片还一直很兴盛,时不时冒出《无间道》《踏雪寻梅》这样的佳作,这是因为,香港这片土地一直为警匪片提供着取之不尽的真实素材。
说一下张子强的案例。
1996年5月,张子强与叶继欢联手,成功绑架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勒索港币10亿多元,张子强分得4亿3千多万。
李泽钜被绑架后,李嘉诚和张子强之间有过一段对话:我不知道你们将怎样用这笔钱,但我建议你去买我们公司的股票,我保证你们家三代人都吃不完。
李嘉诚说这话的时候,正是香港地产最繁荣的时代,当时香港的四大家族: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李兆基的恒基地产、郑裕彤的新世界、郭得胜家族的新鸿基地产的财富总和相当于7个广东省的财政收入。
就像黄子华在他的栋笃笑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的:香港就是李家的城!
如果张子强当时能听李嘉诚一言,他今后可能真的不用再过那种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了:当时4亿买下长江股票后,张子强的短期回报最少是10倍!
香港没有电商!
张子强执行死刑后第五年,即2003年,香港与内地签署CEPA协议,放开“自由行”。
一年后,马云的支付宝上线了,内地迎来电商繁荣和移动支付兴盛的时代。
自由行放开后,每年4倍于香港人口的内地游客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香港莎莎、卓越、甚至LV店外面每天天没亮都是排队爆买的内地游客。
看到这一幕,很多香港人倍受刺激:曾经香港人眼中的穷陆客,怎么一夜之间都成为出手阔绰的“土豪”了?而很多香港人至今还挤在几平米的窝棚里,回味着“亚洲四小龙”时代的香港往事。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自由港和金融中心,香港曾经领先过。
比如说,香港的八达通,作为一种金融支付工具,的确让商家很方便。
便是,如今的香港,餐馆、菜市场、出租车、路边杂货铺等,主要还是用现金,为什么?
“八达通”是很方便,但是普通商家不想花钱安装八达通收银机,而支付宝和微信则几乎没有成本上的考虑。
所以,八达通和支付宝,看上去都是支付工具,实质上却是科技和思想的较量: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与世界接轨程度远远高于内地,但互联网产业却远远不及内地,因为在思想上,香港人已经落后太多了。
如今,服务业成为香港经济增长的唯一支柱,香港的工业空心化已是不争现实,这种经济结构缺乏稳定性,经济增长没有后继力,也让香港回应世界的变化时变得越来越迟钝。
只是,部分香港人还是毫无知觉,“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浑然不知“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香港莎莎的黄昏
在香港接二连三发生针对内地游客不和谐的事情后,内地顾客去香港的数量也随之锐减,香港经济增长的唯一支柱——服务业也出现明显下滑。
以莎莎为例,根据最近莎莎公布的2019年财政年度业绩报告,其中有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今年五一期间,莎莎港澳地区零售销售出现同比3.9%的下跌!
一边是京东618同比增长超出26%,一边是香港莎莎五一大促期间销售出现同比下跌,这已经透露出一个明确信号:自由不能当饭吃,空想不能解决问题,要改变自己,只能接受变化,拥抱潮流。
如今的香港,在很多人眼中,已不是购物的天堂,而是仅仅作为去第三国的中转站,今年五一期间,我们全家就经香港搭机到欧洲旅游。
那天在去海关的路上,已是日落时分,沿途看到一家莎莎店:不大的店面,半空中低垂着各种杂乱的招牌,夕阳西下,给莎莎镀上了一身金色的外衣,让我没来由地想起李商隐的那两句诗: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3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