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一头雾水的现实里,有多少人在假装清醒

你的每一个手指,仿佛都住着灵魂,触摸每一寸皮肤如同每一寸土地的复苏。
你的每一根头发,都是一个妖精,迎风撩拨之处皆情不自禁。
你的每一次呼吸,都充满千娇百媚的魅惑,呵气如兰也能蚀骨消融。
你的每一声叹息,都能让山河黯然神伤,宿醉的深谷时间在凋零……
——《你的每》(断章)1988
趁着这样的一个假期,整理三本书稿,至少有两本在未来十年之内无望出版。这两本里有一本属于已出版过的“修订版”。所幸,我的文字是属于那种纯粹的“原创”:没有参考书,没有参考文献,就是依据事件本身的逻辑原理推演,甚至“事件”本身,也仅仅是一个话头。这就是说,我的文字任何时候都适时而不会过时。
一旦文字需要与现实捉迷藏,就是考验为文者的智力活儿,你需要与现实保持恰到好处的若即若离,雾里看花然后偶尔峥嵘。
现实一头雾水,绝大部分都在假装清醒,包括我自己。现实是一种漫长的时间消磨,没有一个人可以消磨过谁,一个人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无梦之眠、无疾而终,其余什么都是扯蛋。生于无常,死而平等,眼花了看人也就是一颗树,揉揉眼睛看,还是一颗树。风里有谁在说话,可惜你听不懂。不是你笨,是因为你太聪明。在一个人人都以聪明为生命意义和价值标准的世界,只有笨蛋才有可能具足智慧。
这个假期所整理的文字,与这个假期的主题有关,比如,我在幼稚学舌阶段时所学舌的方言第一就是湖南话,从那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开始,也到此结束:湖南话,我就会这么一句。本来想引申一下,刚写了不到10句要保存时,就蹦出这个“温馨提示”:
这“温馨提示”就是一头雾水的现实,这一头雾水毫无意义,你可以雾里看花,看清楚看不清楚,就要考验你手指望月的悟性。
所有生命只有时界,你生活在自己可呼吸的这一时段里。所谓世界,与你无关但你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主人,那也是因为你太聪明了:世界属于世界自己,谁也主宰不了。
国家,只是家庭家族化衍生符号。国家不是人,因此没有血肉,不知疼痛,仅是荣誉的虚拟。国家体制溯源家庭、家族或特定族群,但国家不以血统传承。血统传承的是朝代,而不是国家。
国家体制的嬗变,国家不再是王朝的更替、已不属于某一族群,仅是基于地域居住者传统的规则组织符号,而政府仅仅是国家的经理人。生命皆具自我保护的本能,包括如何避免饥饿、抵御自然生存环境的危害。做为生命品种的人类,同样具足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本能,所以不是国家在保护你而是你在保护你自己。假如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等于自己已丧失了做为生命的本能。国家是被选择的,但国家不能选择你。你的选择意味着你做为生命个体,与他人基于自我生命保护为前提,如何相处的责任和义务。一旦你放弃或违背了你应具的责任和义务,你就要为自己的放弃或违背,承担相应的后果或惩戒。同样,这是你在承担和惩戒你自己。国家不是人。国家以你的责任和义务为责任和义务。国家之所以不是人的本质区别,就是以你的荣耀为荣耀,但绝对不承担你放弃或违背自己选择的责任和后果。荣誉属于国家,后果你自负。

近文闲阅:
英国贵族田朴珺小姐
什么是最有意思的旅游
漫谈中共地下党情报史
内燃机“寿终正寝”,人类正在告别工业革命时代
回不去的中国
「创意金融坊」创意设计改变城市!欧洲最新城市更新案例
陈丹青读阿城「遍地风流」:他是作家里的作家
如何观照?
梁漱溟:我累了,我要休息
在一个只有“什么”而没有“为什么”的年代
戴姆勒按下内燃机“倒计时”,工业巨头转型“未来工业”
内燃机“寿终正寝”,人类正在告别工业革命时代
我有一招救香港,不知道李嘉诚先生干不干
当李嘉诚们不再“低调”
「未来工业发展论坛」工业设计与产品设计的区别
梭罗并非因《瓦尔登湖》而伟大
那漫卷四季的傲慢:伦交所何以拒绝港交所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