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那个经常逗我笑的朋友,自杀了”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杂栏

作者:桌子先生
来源:桌子的生活观(ID: zzdshg)
现代人的崩溃都是默不作声的。
01
深圳曾经做过一次发人深省的测试。
来自不同社会阶层,从事不同的职业,有男有女,他们测试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读一段类似下面这样的文字:
“爱了一个少年1574天,其中闹了27天,等了825天,现在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
“没吃晚饭,加班到一点,到家整个人都是晕的,好希望有个人可以看穿我的内心,明白我的感受,不离不弃的陪伴我。”
“我经常连哭几个小时,哭到手脚发麻,又有时候像没事人一样,我真的好累我不想上课不想见室友,我害怕学校,我好想休学。”
这个男人,当他读到“爱了一个少年……”的时候,笑到不能自已,忙着问要不要继续读。
不止是他,所有人读的时候,都毫无例外地笑了。

笑完了之后,他们紧接着就开始随意评价。
“太年轻了,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生活。”
“你不想学习,我还不想工作呢。”
“一看就是单身狗写的。”
“哇塞,现在的人都好早熟啊。”
“既然这么痛苦,那就分了算了。”
可是,接下来却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一幕,这些人集体变得沉默。
当第一个男人读到:“当你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我已经走了,我熬过了1584天,终于在今天凌晨结束了……”、“我一生没做坏事,为何会这样?”
他心里咯噔一下,陷入了沉默。
原来,他读到的是哥哥张国荣,遗书里面最后的两句。
当这个男人读到:“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好些,但这几年就算出来了我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想法,抱歉,我不期待有人能原谅我,再见。”
——@yan482微博2018年12月12日自杀离世,时年21岁。
他再也笑不出来。
那个说“早熟”的女孩,她读到的是:“我知道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我无法忍受和面对未来还要与这些痛苦和剧痛相处。”
——张纯如,2004年11月9日自杀离世,时年36岁。
这是用一生的时间和精力来写南京大屠杀纪实、揭露日军禽兽罪行的作家张纯如。
这个女孩脸色的神情,再也轻松不起来。
那个说“那就分了算了”的女孩,她读到的是:“请理解我的挣扎和无奈,原谅我的自私和懦弱,再见。”
——sienna赛娜于2013年2月16日自杀离世。
她之前的笑容,顿时僵住。
是的,他们读到的所有文字,都是抑郁症患者自杀前最后写下的。
这是他们自杀前发出的最后求救信号,可是在别人眼里却成了“矫情”、“好笑”、“没什么大不了”,这是何等的讽刺?
其实很多抑郁症患者,他们刚刚患病的时候,只是想要被理解,被真正的关心和倾听,他们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更害怕随意的评价和标签。
他们在自杀之前,都做过同样的事情,会发出求救信号。
但是当他们的求救信号一直被视为矫情,一直被忽略,那么这些抑郁症患者便会放弃自我求救,走上绝境。
02
在知乎有个问题:抑郁症的表现有什么?
最高赞的评论不是症状的描述,不是学术的解释,而是一句戳心的自述:
“没人觉得我病了,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
抑郁症这个病最难最难的就是,完全不被理解。
大家持有的态度是,要么觉得你不是病,是作,要指责你;要么觉得你是精神病患者,要远离你。
两种态度都很残忍。
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有过不被理解的经历。
在一次节目访谈中,乔任梁说:“我们并非一无所有,我们还有病”,当时人们只是觉得他是矫情和搞笑。
在乔任梁生前,他曾多次遭遇键盘侠的围攻和谩骂,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里,他的经纪人就注意到,乔任梁关闭了朋友圈,很少去发微博。
因为在那段时间里,他害怕自己说错话,更不想被人议论。
韩国组合金钟铉在抑郁症自杀之前,李泰民曾经推荐一首日文歌给他,平井坚的《恋上你》,金钟铉觉得非常好听,听着听着,突然靠着车窗开始哭泣。
李泰民当时觉得他太“情绪化”了,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
金钟铉曾经在电视节目上崩溃地哭着说:“大家对于我是什么样的人好像并不关心,没有几个人想去了解我真正的样子,人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判断。”
于是,他在安排好了所有后事,把钱全部打给姐姐,看着好朋友的电视剧播完最后一集,最后才选择离开。
还有,峨眉山景区那个21岁的女孩,在众人的声声劝阻中,仍毅然决然地纵身一跃,跳崖身亡。
她去世后,人们在她的遗书里面惊讶地发现:
“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不是没有尝试过救自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然而,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要不(他们)就是觉得我想不开。”
不被理解,不被关心,没有人想要真正了解自己,他们松开一个个想要活下去的理由,直到最后松开那一根救命稻草。
活着对他们来说就已经很痛苦了,还要面对这样的待遇,那他们的心里有多难受啊?
03
在TED上有个演讲,说的是一个美国警察凯文的故事。
金门大桥是全世界自杀事件最多的地点之一,在凯文的巡警生涯里,他曾经救下过 200多人。有一天, 凯文又接收到无线电消息,说桥上的人行道上有个人可能想自杀。他骑着摩托车,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准备跳河。
他劝住了他,在之后的一个半小时里, 他在那里一直听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抑郁和绝望。
最终,那天夜里,这个年轻人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后来凯文问这个年轻人:是什么让你回来,并且再给希望和生命一次机会?
年轻人回答说:因为你听了。
对,只有这简单的五个字,因为你听了。
在太多人的眼里,觉得抑郁症就是闲的发慌,就是矫情,就是没事找事,可是他们不知道,抑郁症真的是一种病,他们不是自己作,而是病了。
这是正常的大脑:
(图片来源于图图是道)
这是抑郁症患者的大脑:
(图片来源于图图是道)
正常人情绪低落,雨过天晴之后我们仍然能心怀希望地继续生活。
而抑郁症不是这样,他的世界里面一直在下雨,而且无法自愈。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有3.4亿人患有抑郁症,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00万人;2009年《柳叶刀》上一篇流行病学调查估算,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
根据大数据显示,现在的青年人都有3成患抑郁的风险,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其实你不知道他私底下在做着什么样的斗争。
就像香港女歌手卢凯彤,三天前还在社交账号上微笑自拍、宣布自己要做一件大事。
可是转身就毫无预兆地从20层高楼坠落自杀……
就像乔任梁在电视机前搞怪逗大家笑,经常在微博上发太阳的笑脸,一副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形象。
有谁会知道他会偷偷在家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就像那个21岁女孩,在别人眼里活得好好的,有谁会知道她在遗书里面写到:“我竭尽全力去扮演一个所谓正常人的样子”。
现代人的崩溃都是默不作声的,有时看着好好的一个人,你不会知道他的伤口溃烂到何种地步,可能一根轻微的稻草就可以把他压倒。
所以,当你读到别人的人生,请不要随意评价,因为那可能是他们真实的人生。
请不要说他们矫情、玻璃心,抗压能力太弱,没事找事,无端的指责和随意的猜测,只会把他们推入更深的谷底。
很喜欢一句话:
每个人都有不可与人言说的苦楚,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在这世间活着,当我们忍不住想要评价别人的时候,请记住你不是他,你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身边那个活泼开朗的朋友告诉你,他心里很难过。
请不要笑话他,也不要质疑她,给他一个拥抱、说一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好。
他可能刚刚在深夜哭泣,他可能比任何时刻都需要你的认可和帮助。
愿我们都能被温柔以待,愿我们都能以同样的温柔去善待他人。
(文图来源于网络)
一个抑郁的新闻从业者写了一首诗
一个抑郁症患者从景观桥上跳下去
这事让每天一度的选题策划会
由干瘪变得丰满
每个人都积极发言
只有我昏昏欲睡
因为刚刚吃了来士普片
他们说——
现在抑郁症怎么那么多
隔壁银行里的女职员上了吊
老家邻居的小儿子跳了河
对对对,别忘了
还有咱们前同事的老婆
他们说——
不知道啥事让人想不开
有儿有女有吃有喝
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作什么作
他们说——
没看出来啊
那个人整天笑呵呵
家财万贯荣誉诸多
这样的人会得抑郁症?
肯定是重大问题上犯了错
他们说——
可以做个抑郁症专题页
教大家怎么预防最稳妥
多收集事例
再去采访几个心理咨询师
看专家怎么说
他们兴奋地七嘴八舌
除了我
除了我
除了我
我想起
这周末又该复诊
医院在别的城市
而我越来越讨厌坐火车
还要把近况整理下来报告医生:
我努力不拒绝别人的邀约
但总难融入他们的娱乐
总有好心人发给我励志鸡汤
但读过更觉世事大梦一场
失眠似乎有所缓解
但梦里工作堆积如山
干着急却怎么也做不完…
你来写这个稿子如何?
总编突然点我名字
我抬头看着他咄咄的脸
想起上一次
找他签病假条时
他眼中的狐疑
仿佛我拿着那份
单薄的
来自外地不知名医院
不能报销不能住院的病历
只是为了偷懒
这段儿不知能不能称得上诗的文字,写在一个着急赶高铁差点丢了手机还被雨水淋湿的狼狈的早上。
写完没多久,朋友发来信息:你知道么?某某,抑郁症,选择离开了。
并不惊诧。甚至,为辞世的这位儒雅男子而感觉轻松。
但在这个时刻,这种感觉,没办法说给别人听。
当然,这对他的家人,尤其是父母,肯定是一种打击。
但,如果他要选择解脱,也请尊重他的选择吧。毕竟,他承受着的,是任何人无法理解更不可能感同身受的痛苦。哪怕,同是抑郁症患者,也难以感知另一个患者的痛苦。
很多人,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抑郁症患者选择离开,却仍然无法理解,一声声追问着:这倒底是怎么了?
我也没办法说得清楚。只知道,这真的是病,该病具有阴暗又沉重的力量,是世间物质的短暂的欢愉无法对抗的力量。
再度推荐一篇文章吧,《我们对于抑郁症几乎一无所知》。
希望,看完文章后,可以更多了解一些。可以在发现身边有人被这可怕力量控制的时候,陪他去医院,监督他治疗。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说明】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