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王树民:漫谈红叶

漫谈红叶文/王树民
秋风未扫坡上树,已是薪叶满山红。
观光客来惊无语,遍踏峰峦觅小径。
霜降节气前后,满山的各种树叶迫不及待地脱下了青衣,换上了或红或金的长袍,将沟谷峰顶染成了一幅童话里的多色世界。
我的家乡大安山(佛照山)由于植被茂密和气候的原因,近年来成了远近闻名的观赏红叶之首选地。每到这个时候,山前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有限的空间被全国各地的游客塞得满满当当。不来不知,不看不明,几次深秋家乡山里行,让我在惊讶中不得不重新加以赏识。
印象中,过去山上并没有这么多树木柴薪,也没有这么火红热烈。每到深秋初冬时节,日渐枯黄的叶子随风凋零,让灰褐色的山体、山石更加的裸露无遗,萧条里夹带着丝丝凄凉。进山的人们除了拾些干柴和割些败草,也就别无所求了。不知从哪一年起,忽然发现,满山、满坡、满谷间红里套黄,黄里透红,层林尽染,完全成了一个童幻的世界,一下子引来了数不清的观光和野游客,使冷静的大安山又变得热闹起来。
记得前年和老伴重温旧景时,她一边直呼漂亮,一边向我置疑:“小时候进山那会也没有觉得这么多树草,更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红叶,为啥突然判若两样了?”我稍加思索即答:“那些年代生活困难,日子艰苦,正常的粮菜难以维持,人畜只好依赖山里的树叶、野菜、柴草以作补充,入冬前,早已是光秃秃的一片,那里还会有更多的叶子能熬到黄红?”现在回想对比起来,还真是如此。
红叶的美丽,不必赘述,太多的文墨客可以说用尽了名词佳句,调制了五彩斑斓,将其景其境刻划得淋漓尽致。我想说的是,观赏红叶应该赏什么?远看,满山的红叶波澜壮阔,如赤潮般连绵起伏,前呼后拥,让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浮想无限;细观,它们或圆或角,似飞如舞,妸娜多姿,娇娆妩媚,尤若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巾,醉人醉心醉凡尘。稍加注意和比对,还会发现因地域、气候、山势等不同,红叶表现出来的意思和气势也各有千秋。塞外、关外的红叶沉稳寂静,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显得厚重豁达,沧桑如磐;华北、黄河以北的太行山红叶,热烈而奔放,朝气蓬勃,俨然一个青壮小伙子,浑身充满着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在莽莽的山峦间闪跃腾挪,时而悠然自得,时而尽情呼喊,把天地之气也搅动得兴奋不已;南方的红叶虽缺少北方红叶的那种粗犷豪放,但其优雅恬淑,若吟若思的千般风情,万种姿容,在如画的山水花木衬托下,更加有滋有味,撩人情怀。
一个“赏”字,可以说画龙点睛,道出了观看红叶的核心,诠释了其真谛。赏不是普通的看,是需要用心、投情,是在饱享眼福中品出滋味,品出个性。说到此处,不由得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红叶寒山十月旦,霜叶一时新。似烧非因火,如花不待春。连行排绛帐,乱落剪红巾。解驻篮舆看,风前唯两人。”极为深刻形象地描写了十月山上观赏红叶的风光和心境。似火非火,如花不春的比喻,让人眼前即刻出现了那种立体画面,恨不得马上动身,登临山顶,一饱眼福。
普通的红叶,在不同年龄或不同身份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代表和象征,有着不同的认知和诠释。小朋友眼里,就是一幅随意涂鸦的水粉画,可以从中幻化出各种各样的故事和想象,无拘无束下分享着快乐和开心;女士眼里,斑斓多彩的大红大黄,是美好的凝聚和万种风情,特有的敏感或许想到了爱情,如火的热烈,如痴的生动,她们挥舞着彩巾和披风,奔跑于小径林间,一声声发自内心深处的惊呼,撩拨得起伏的山峦也翩翩飞了起来;在青壮年男子汉眼里,满山的红叶像波澜壮阔的大海,承载着梦想的帆船,任凭逐弄潮头,去实现事业腾飞的火红成功,他们更多地触景而深刻思考,如何去经营壮丽的人生?老年人眼里,红叶已不在是单纯的一种植物自然现象,而成为了对生命的一个诠释,尤其是当即将谢幕的时候,用尽所有的能量释放出最光辉的一面,为大地染上一层赤色,留下一片值得自豪的胜景。
红叶是有灵性的。在秋花争宠,瓜果飘香时节,它悄悄地放低身段,不去打扰人们的繁忙。一旦粮食归仓,大地进入萧条,它们就应时而出,将新的美丽奉献给人们,为入冬之前尽力增添诱人的风情。不知你注意到没有,红叶最灿烂的时段,恰逢是九九重阳节,其意涵所示,专门为老年人增加节日的喜庆气氛。只要用心感悟,它的灵性随时都会传递出来。每当登高观赏的过程中,它们像一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不经意间常常用温情柔意亲吻你的脸颊,抚摸你的双手,并在风吹之下点头致意,待赏者离开后,隐约中它们仿佛变成了含羞的少女,一下子又腼腆地归于了恬静。
红叶是有精神的。“小枫一夜偷天酒,却情孤松掩醉客。”这是宋朝杨万里描写《红叶》里的两句诗词,将红叶的状态和精神展示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一夜之间,红枫像喝醉了一样:脸烧似红云,振翅欲奋飞。一片两片三五片,引来满山观光人。有人说,红叶富有坚毅不屈的精神。它们脱胎于深秋初冬时节,不畏寒气侵身,不惧冷风透骨,而且愈是在瑟瑟的环境下,愈发显得精神焕发,气势不凡,正如杜牧笔下所赞的那样:“霜叶红于二月花”。有人说,红叶可贵之处是它的乐于奉献精神。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它们在凋落之前,拼尽全力将自己打扮的端庄秀妙,灵气可人,把最后的悲壮美呈现于世,让人类开心愉悦地予以观赏。
多年以来,每到这个时间,我都会去山里看看红叶,在欣赏它大美的同时,更多的是从自然中感悟人生,得到一种新的升华。
作者简介:王树民,笔名山之子。1955年出生,河北沙河市人。自幼酷爱文学,后参军入伍,长期从事文字工作,曾在一些报刋杂志上发表过通讯、小说、诗歌、散文等作品。人生信条:释放自我,陶冶情操;放飞心灵,享受生活。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