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练字问答

高豆豆|赶“集”

人潮退了,又聚了起来……
集,有聚合、汇合之意,也有定期交易的市场之意。赶集是一种活动,亦是一种情愫,它永远深植于一代代人的心中。我之所言赶集中的集字,虽有名词之性,但无名词之意。因为,这里没有琳琅的货品,也没有热闹的叫卖声,唯一有的是人。因此,有人也将其称为“人集”。
也许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集”,它一般存在于村委会或居委会大门口,或存在于公园凉亭,或存在于闹市的广场。但今天所言之“人集”,这里没有公园,没有村居两委,但有一家小商店,外面搁置着几块粗糙的木制小板凳,两把双人椅还是去年某中学硬件改造时淘汰掉的,店主还收留了两块燃放过的烟花筒,正方体,勉强可坐。有一个水泥御制的小方桌,上面贴的瓷砖早都磨花了,像历经沧桑的老太婆的脸,总而言之,这商店外面的条件一点也不让人留恋,但是,有那么一些人,来这里的频甚至高于进自家厨房的频率。
店主人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每天早晨天刚大亮就将店门打开了。“赶快,一早起来没‘氧气’了!”前门那家蒸馍大伯一早起来就犯烟瘾了。买盒烟,边抽着和出门准备务工的乡邻打个招呼,说话都比没抽烟之前刚硬。
早饭刚过,就看到有人陆续来这里“赶集”了,他们中的人大致分两类,一类是准备坐在这粗制木凳上玩纸牌的人,一类是站在玩纸牌的人身后当帮腔的人,偶尔纸牌局散了,他们便合为同一类人,随意谈论着国家政治,虽然有些人的观点或了解明显不当或有限,大家偶尔也争得面红耳赤,但从来也未曾大打出手。
有时候玩纸牌的人有两组,帮腔们也围绕着他们,这些帮腔一会儿在这一组看看,一会儿在那一组瞧瞧,可不论怎样瞧和看,只要他们没有十分重要的事情,都不会暂坐一下就走。
终于到了午饭时间,玩纸牌的人收场准备回家,帮腔们边议论着某某的出牌,边三三两两走着,回家吃饭了。这时候,店主人便将果皮纸屑等杂物清扫干净。中午时分凳子是不必整理的,因为有时候还没来得及扫干净,便又有人来“赶集”了。
只一碗饭的时间,又有人来了,买东西的人是比较少的,他们大都是来赶下午集的。纸牌局又开始了,帮腔们也上阵了。
这一方地好比一个小台湾,最新事实消息有人分享,要打听的人物联系方式在这里最先得到,小生意招工揽工在这里最先商榷妥当,无论村庄的大小事情,“人集”上的消息是最灵通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木板凳被磨得更加光亮,瓷面小桌被刷得更加憔悴,可这些年过耳顺、心无烦事的老人们,在这“人集”上收获了莫大的快乐。
作者简介

高豆豆
90后小学教师,凤翔县作协会员,喜欢用心感受生活,用文字记录生活。
推荐阅读
●高豆豆 | 写给2020年情人节的你●高豆豆|刘秀花买针●高豆豆|清晨,我走在陈村街道●高豆豆|玩雨●高豆豆|拧绳●高豆豆|山菊花开了——谨以此文献给我的高三班主任【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