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山东精短文学“雅格杯——回归自然”全国小小说大赛征文39号入围作品展示—— 雍晓升‖【村官李强】

作者简介:
雍晓升,四川南部县人,大学本科文凭。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协、音协会员。曾出版了个人歌词集《心韵》、报告文学集《追求卓越》。在《歌曲》、《词刊》、《新歌诗》、《当代音乐》、《报告文学》等国家级报刊发表文学文艺作品多篇。少儿创优节目《让我们的家园更美好》获全国三等奖,电视片《敢锁大江显神威》、电视散文《根》分获四川省政府一、二等奖,《感怀故乡》获“感动中国”歌词大赛金奖,《难忘的补丁》获全国精短歌词比赛铜奖。词作被收入中国最佳歌词年选和《百年中国千家词》一书。作词的歌曲《月亮啊月亮》人气已达626万。曾担任《四川省人民防空志》编审。在部队7次获得原乌鲁木齐军区新闻报道、文艺创作嘉奖。荣立了三等功。参与并获评种子作品的第三届“诗词中国”于2017年12月获吉尼斯纪录“最大规模的诗词竞赛”称号。获证书,留下珍贵纪念。荣获中共成都市纪委、成都市监察局2017全国征集“新春话年味 联韵传廉声”对联大赛一等奖。

村官李强
雍晓升

雨一直下,没有停的意思。揪魂的“嘀嗒”声,像刀剜割着周老汉的心。一整夜不知多少遍啼不成声地唸叨着:
“老天爷呀,你也太自私了嘛!难道天空里也缺好干部,更把我们的好支书李强抢走!他才三十三岁啊!你瞧不起我这老汉,我一千个想你把我拿走,把李书记留下!我们石山寨村离不开他呀!……”
天还未明,周老汉家门口已聚起了披着雨衣的村民们,要和曾担任过很多年的老支书周老汉一起赶节节车,到一百多里外的李家沟村给李强书记坟头上香……
乡村扶贫攻坚到了打硬仗阶段。
主动请缨到全县最僻远的西水乡石山寨村挂职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毕业于省农大高才生在洪坝乡选任付乡长不久的李强。抓紧时间简装出发,于春季到来之前赶往石山寨村。
阳光洒在快步行走山路的李强身上。李强回味着县领导对石山寨村的情况介绍,交通靠步行,更是出名的旱山村,李强正在脑海里完善着建设新村的蓝图。
不觉走到了石山寨村地界。李强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有位大娘背着一个大水袋吃力地边走边嘟咙:
“这老背时的,明明知道冬干缺水,你当不伸展还偏跑到乡上打听下派来的新支书。你说管你的啥事!就只晓得张起嘴巴吃现成。”
李强见状,忙把行礼提在手上,上前对大娘说:
“大娘,快快放下来,我帮您背回去!”
大娘看见眼前白净帅气的小伙,有些不好意思。
李强抢过来背起水袋就走,一路上,大娘说:
“听说来的新村支部书记,是个大学什么高才生呢!看来搞得撑展不?我家老背时的,当了几十年村支书记,就只晓得展蛮劲,一根筋,天干,就带头到几公里外的地方背水,帮别人我没意见,就是不管家里缺不缺水。外出打工的儿子媳妇都说他死老筋。这不,人家新支书还没到,他倒还有些不服气呢!”
李强不停地“嗯,嗯”应着,不时也赞扬几句。说着话,弯弯拐拐地绕到山湾下,将水背到大娘的灶前。
大娘也顾不上问李强是干什么的,到这偏远之地干什么。只是很有好感地左说右说要留李强吃午饭,李强心急如焚地婉言谢绝,便赶往村办公室。
在村党支部委员扩大会上,李强认真听取了大家的情况汇报和建设性意见,还认真作了笔记。
李强就本村的实际情况,铿锵有力地提出了自己建设性意见:
“石山寨村脱贫的突破口,我提出八字发展思路,就是种植,养殖,打井,修路。先夯实基础,为发展乡村旅游作好充分准备。大家看看如何?”
大家爆以热烈掌声通过。只有老支书周老汉叭嗒着那舍不得的闪现若明若暗的叶子烟。没有吱声,刚一散会,把个叶子烟袋往背肩上一甩,不煴不火而去。
李强书记在全村动员大会上作了动员之后。群众欢声雀跃起来,有好多村民都写信动员在外打工的儿子媳妇女儿回村搞发展。
正值冬季,李强发动并亲自帮农户在小麦空行里种蔬菜,就是周老汉竭力反对,认为种菜没有多少实惠,还影响小麦生长,你个乳毛未干的小子搞个茄子的花样。你崩面子,老子就要撕你的里子。激动之下还拉破了李强的领口。李强一点都不记仇,仍笑着上门反复做工作算投入产出账。说明科学上肥,小麦蔬菜互不影响的道理。周老汉终于将两亩多麦地空行全部种上了青菜和萝卜。当年小麦丰收,种养收入万元往上走。甜头让周老汉对他所谓的乳毛未干的小子刮目相看。
发展蚕桑,村上需要外购5000株桑苗,为节省费用,李强带上三名群众用架子车到邻村拉回桑苗。有人说:“李书记太小气了,不就是节约百十块拖拉机钱嘛,还这么抠门。”李强笑着说:“百十块钱少吗?买化肥农药就缺这百十块钱还拿不回来呢。”说得在场的人点头称是。
夏天,日头像火一样烤得土地直冒烟。全村新栽的五万多株桑苗灼烤得垂下了头。李强急得直想变成个孙悟空到天宫请雨。
“人在桑苗在!”李强在村广播大会上鼓励群众与旱魔抗争到底。他戴着草帽与群众一起挑水、覆膜、培土,汗水在他衬衫上画出醒目的“地图”。旱虎退却了,桑苗得救了。保障了全村120户150张蚕子桑叶的供给。
全村出了名的赌棍牛二,三天两头晃着棍棒拿老婆当出气筒,李强了解到他赌前是养猪的一把好手,白天忙完工作,晚上便主动上门,在灯光下与牛二交流分析养猪技术和发展前景。开始牛二还有点“牛”,抱怨“说大话哪个说不来,有钱还要你说!你给我拿一万块钱垫个底,我一辈子就与赌绝缘!”周老汉也吹冷风:“李强有时间对牛弹琴,还不如自己耍起舒服。”周老汉话里对李强的辛苦还有点心疼。
真是不谋而合,两天后,李强把家里存下的一万五千元钱送到牛二手中,借条都没有打一张,让牛二发展养猪业,当场牛二差点跪下来给李支书磕头。两年之内牛二家出栏肉猪150头,饲养母猪10头,收入达10万元以上,成了全村养猪示范户。
李强没日没夜的扑下身子实干,在村民中很快就有了很高的信任度,大家拥护他,跟着他全村很快打出了200口人工井,修通了社到村,村到乡的公路。他说修好了走起来就方便多了。不用剪彩,又为村里节省了资金。
在村里,和在乡上任职一样,自己掏钱吃饭。给村干部定了铁纪律,决不吃免费餐,决不拿公款吃请!老支书周老汉家,是“临时伙食团”,李强把每笔账都在日记本上记得清清楚楚,每月底按时付清生活费。
村上租用装载机修公路。结账时,一马姓老板托人偷偷塞给李强一个红包,暗示他多算点时间,李强二话没说,就将来人轰了出去。
李强生病的老母亲八十岁生日,李强因村里牛二母亲去逝回不了家,早起一下给母亲打了50多个电话都没接。等李强忙完了牛二家的事,已是下午6点过,才赶紧准备回家,到了乡场,已经没了班车,李强心急火燎的掏出手机给妈妈“请罪”,可电话那一端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挂断了。李强眼含泪水,彻夜未眠。
建新村,兴产业。李强双休日不回家是常事,有一个双休日,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回家的李强,一回到家,就答应小女儿第二天出去野炊。可天刚放亮,手机响了,说村民范英姑家的三头仔猪得了疾病。李强看着熟睡中的女儿,脸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他张了张嘴想给女儿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女儿额头亲了一下,给妻子说明了情况就匆匆地走了。
有一次,李强的妻子小何患重感冒高烧不退,背上换洗衣服的李强在家里打了近半个小时的圈圈,五次打开房门,又五次退了回来。妻子小何含着泪,偷偷把女儿叫到身旁,让她把心疼的爸爸“轰”了出去……
太突然了,一倒下就是肝病晚期。李强在下村之后不久,就觉肝区有问题,有时候疼起来大汗淋漓。
一切都晚了,医院也无回天之力,李强走了,丢下舍不得他的村民走了。

周老汉一行人坐节节车,紧赶慢赶,到了李家沟村李强的墓前,已是下午,这里已陆续聚集了上千人为李强上香磕头。
雨还是一个劲的下。
周老汉和乡亲们捧来黄土轻轻盖在李强坟上。跪着烧香磕头,嚎啕痛哭之声震荡山谷。

山东精短文学编辑部
总编
张巧梅
执行主编
王瑞伟 李洪菊 石少峰 潘杰
总审
祝全华 王焕东
副主编
尹延哲 晴月
黄旭华 张庆杰
编辑
赵献花 张桂婷 杨宏永
卢健生周彩霞陈雅萍

  
优秀平台推荐: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